还剑奇情录(残本)

还剑奇情录(残本)

格式MP3状态完结
语言粤语版长度30回
比特32kbps大小161MB
播音吴克
还剑奇情录(残本)播放列表
还剑奇情录(残本)评书简介

《还剑奇情录》是梁羽生所著武侠小说作品,亦是梁羽生笔下“天山系列”的第一部作品。小说借鉴著名话剧《雷雨》,讲述了元末明初时期云舞阳、陈雪梅、牟宝珠等人的爱恨情仇以及以及陈玄机和云素素的爱情悲剧。

少年侠士陈玄机负师友重托要去贺兰山刺杀一位隐姓埋名的武林高手,此行生死未卜。不料却遇上痴恋于他的少女萧韵兰。陈玄机无意于萧韵兰相恋,只好纵马狂奔,萧紧紧追随。不料却为另一位少年侠士武当门人上官天野所阻拦。上官天野痴情于萧韵兰,误会陈玄机是一个负心之人,因此拦住了陈玄机责令与萧和好,并失手将他打伤。陈玄机靠宝马拼命飞逃,昏迷后从马上跌落山涧之中。

少女云素素巧遇昏迷的陈玄机,将其救回家中治疗。陈玄机在昏睡中醒来, 

只觉屋中一切布置竟和自己家中一样,并意外见到了闻名已久的外祖父家传宝剑——昆吾宝剑,疑惑之中,陈玄机无意听到,自己的救命恩人竟是云舞阳之女,而云舞阳正是他此行所要刺杀之人。正自为难之际,忽见上官天野来到云家,上官天野是武当掌门牟一粟的嫡传弟子,奉师傅遗命来向云舞阳索要达摩剑谱及拜见师姑牟宝珠,同时也要救回被自己所伤的陈玄机。云舞阳不还剑谱以将上官囚禁,陈玄机为救上官天野舍命刺杀云和舞阳,但远非他的对手,幸得云素素求情才得免于一死。

名震天下的武林高手“铁掌神笔”石天铎前来拜会云舞阳夫妇。石与云曾同为大周皇帝张士诚的心腹武士。但云不念旧谊,为争天下第一高手之名,强行比武,将原已中毒受伤的石天铎杀死,引起了云夫人的卑视,云素素也为此伤心欲绝。云舞阳正自伤心之际,武当五老为找剑谱和上官天野前来发难,云舞阳以武林绝学一指禅功,斗败武当五老,并当场毁去达摩剑谱。随后又与半目残丐毕凌风恶斗而身受重伤。陈玄机欲救被囚禁于石室的上官天野,但上官已被毕凌风所救走,并从毕口中得知武当五老正在算计自己的掌门之位,深感灰心之余,甘愿舍弃掌门之位,拜毕为师,陈玄机与上官天野互诉心事,言明自己心爱的人是云素素而非萧韵兰,却被萧无意中听到,萧伤心欲绝,气极离去。大内高手罗金峰正好上山会见云舞阳,见状乘机要抓捕陈玄机,陈与上官两人虽联手对敌,但远非罗金峰之对手,危急之际,恰为路过的云夫人所救,罗金峰率众追至云家,云舞阳为救女儿的恋人,不顾身受重伤,与云夫人联手杀死了罗及其手下,但二人也告伤重不治。云夫人临终将素素托付与陈玄机,而云舞阳也只有三天之命。

毕凌风找到上官天野说明剑谱的来历,剑谱原为武林异人澹台一羽所得,原有意传与陈玄机的外祖父陈定方,谁料云素素的外公,武林掌门牟独逸先一步夺得。陈定方与牟独逸一场比拼同,陈定方输了一招,并于回家后伤重而死。临终交待弟子萧冠英,要求夺回剑谱。而云舞阳本是陈定方的女婿,因此得到了陈家的昆吾宝剑,前妻死后又娶了牟独逸之女,偷得了达摩剑谱。毕凌风说完隐情之后终因伤重不治而死。

云舞阳在家中等候死亡的降临,萧韵兰的父亲萧冠英追寻而至,正要动手,忽听一阵箫声伴随陈定方之女陈雪梅的到来。云舞阳浑身颤抖,萧冠英面目苍白,都怀疑身在梦中。原来二十年前,张士诚兵败长江之时,云舞阳为求逃命,亲手将心中毒箭,奄奄一息的妻子推下长江。当年的一念之差,使他二十年来心受良心的责难,未料到,陈雪梅未死,二十年后二人又再重逢,陈雪梅此行为寻儿子陈玄机而来,他找到了儿子,儿子却爱上了同父异母的妹妹云素素。云舞阳惊闻女儿最倾心的恋人陈玄机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承受不了这意外的打击,在极度伤心之际,心脏爆裂而死。云素素惊闻这种种隐情,充满着恐惧和哀伤,将昆吾宝剑抛向陈玄机同时,狂奔向悬崖,一步踏空,从千丈高峰直跌下去,留下了陈玄机凄厉的狂叫声,云家也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梁羽生(1924-03-22~2009-01-22)是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

梁羽生本名陈文统,一九二四年三月廿二日出生(证件标明日期为一九二六年四月五日,误)原籍广西壮族自治区蒙山县。生于广西蒙山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写诗填词,接受了很好的传统教育。1945年,一批学者避难来到蒙山,太平天国史专家简又文和以敦煌学及诗书画著名的饶宗颐都在他家里住过,梁羽生向他们学习历史和文学,很受教益。

抗日战争胜利后,梁羽生进广州岭南大学读书,学的专业是国际经济。毕业后,由于酷爱中国古典诗词和文史,便在香港《大公报》作副刊编辑。一九四九年后定居香港,现侨居澳大利亚悉尼(一名雪梨)。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梁羽生从小爱读武侠小说,其入迷程度往往废寝忘食。走入社会后,他仍然爱读武侠小说,与人评说武侠小说的优劣,更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深厚的文学功底,丰富的文史知识,加上对武侠小说的喜爱和大量阅读,为他以后创作新派武侠小说打下了牢固的基础。在众多的武侠小说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赏白羽(宫竹心)的文字功力,据说“梁羽生”的名字就是由“梁慧如”、“白羽”变化而来的。

谈武侠小说,不能不谈梁羽生,不能忽略他在平淡中飘溢出来的独特韵味。就新派武侠小说而言,古龙是小字辈,金庸是后行一步的人,梁羽生则是时间上的“大哥大”。正是由于他无意闯入武林,才造成了本世纪最壮观的文化景致——武侠热。 梁羽生文学功底很深,言辞优美,描写生动,文中大量运用诗词,独树一帜。只是在情节上的描写稍逊与金庸与古龙,但其作品仍很值得一读,不愧为三大宗师之一。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上接《儿女英雄传》以来的侠义小说和民国旧武侠小说,开创新派武侠文学;下启金庸、古龙的一片天地。他这样评价自己在武侠小说界的地位:开风气者,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和金庸共同扛起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大旗,“金梁并称,一时瑜亮”。梁金并世之时,曾主张“侠是下层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品德的化身”,将侠行建立在正义、尊严、爱民的基础上,摒弃了旧派武侠小说一味复仇与嗜杀的倾向,金庸更将之提升为“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梁羽生小说以实在的文史知识和古代诗词见称。语言文采飞扬,字里行间透出浓郁的书卷气,故事中常常将诗词歌赋、民歌俗语点缀其间。他的小说技法以传统继承为主,多用章回小说的形式铺张故事,小说回目意境深远,对仗精巧,情节推展明显具有怡荡有致的韵律感,叙事中也带有明显的说书人的口气。其武侠小说中的人物道德色彩浓烈,正邪严格区分。他的武侠作品,每一部都有明确的历史背景,小说情节构置巧妙、稳厚绵密。有人认为梁羽生小说的缺憾在于“乏味”二字,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因为梁先生始终保有一种“正统”文人的姿态。梁先生自己也说:“可能我也犯过“离奇 ”的毛病。但我的作品中“离奇”不是主流,不是我的风格”。

初入江湖:

一九五四年,香港武术界太极派和白鹤派发生争执,先是在报纸上互相攻击,后来相约在澳门新花园擂台比武,以决雌雄。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和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为了门派的利益,在擂台上拳脚相争。这场比武经港澳报刊的大肆渲染而轰动香港。陈文统的朋友《新晚报》总编辑罗孚触动灵机,为了满足读者兴趣,在比武第二天就在报上预告将刊登精彩的武侠小说以飨读者。第三天,《新晚报》果然推出了署名“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龙虎斗京华》是新武侠小说之始。随着《龙虎斗京华》的问世,梁羽生──梁大侠初露头角,轰动文坛的“新派武侠小说”已有雏型。因为他写随笔的名字是梁慧如,平时又心慕白羽,故名梁羽生。

退隐江湖:

从1954年开始,到1984年“封刀”,30年间,梁羽生共创作武侠小说35部,160册, 1000万字。除武侠外,梁羽生还写散文、评论、随笔、棋话,笔名有陈鲁、冯瑜宁、李夫人等,著有《中国历史新活》、《文艺新谈》、《古今漫话》等